武警内蒙古森林总队新兵营大力开展读书活动

2018-12-19 11:35字体:
  武警内蒙古森林总队新兵营大力开展读书活动

2015年军队院校招生统一考试已经结束,现虽然处于等待结果阶段,但参加了此次考试的战士们,已经投身到如火如荼的训练当中。记者到武警北京总队十二支队采访时发现,该支队党委及时跟上,积极做好参加考试战士的心理工作,二大队教导员闫宏伟还在战友论坛上晒出了16年前所收到的来自军校战友的一封信,并结合自己考试经历写了再读此信的感悟,以此勉励大家摆正考后心态。16年前,这封信为已经落榜一次的他走出考后焦虑,更好投身到执勤和训练工作中起到很大作用。今天,身为众多战士老大哥的他,已经是一名武警警官,回忆起当年那封信对自己的鼓励,他希望把自己的经历和感触也写成一封信,送给刚刚结束考试的战友们。信件一经发出,在支队政工网上引来大量跟帖。经本人同意,我们现将其信件及部分跟帖以飨读者。

那是1999年的这个时候,正值笔者义务兵第四年(超期服役第一年)、第二次参加军队院校招生统一考试,因为第一次已经落榜,我与身边战友都更加关注第二次考试的录取问题,曾经一起参加考试的张晓兵正在武警北京指挥学院学习,给笔者写了这样一封信。尽管这封信已经时隔久远,但字里行间无不体现着真挚的战友情谊,相信也适用于刚刚结束考试的你们。最让笔者感动的是最后的那句话,“如果你觉得我还是好战友的话,来一封信详细汇报目前的真实想法。”如此情谊,值得永远珍惜

这段时间,介于考试结束和结果出来之间,大家要投入到部队的训练生活中,就要克服思想上的焦虑和其他的一些负面情绪,下面是我自身的一些感悟,希望与大家共勉!

走出考场,就应该全身心投入到火热的连队生活中去,把心思和精力向能打胜仗聚集,努力在干好本职、确保安全上下功夫、见成效,才是硬道理。有时候对于考试结果的过度关注,不仅是浪费时间,还会产生许多不切实际的想法。比如说:有的可能担心阅卷问题,自己试卷上的某一题或是作文,阅卷老师能不能给个满意的分数,越过“分数线”等等,过多猜测都是“无用功”,只有最终公布的成绩最权威、最可靠。

经历此次考试,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次成长,我们要站得更高、想的更远,认识到这次考试只是人生的一部分,并不是人生的唯一出路。考上军校、当上干部固然很好。“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。”如果没考上,也不一定是坏事,经历过一次军考,在今后的人生长河中,会更加从容和自信。男儿有志在四方,军校只是目前比较合适的选择,没有考上也不可以强求。“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”,还会有更多适合自己行业可以选择。人生选择并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增长本事、积极进取的人生过程。有本事、求进取,无论投身何种行业、从事何种工作,都有可能成就一番事业;没本事、不思进,无论投身何种行业、从事何种工作,终将一事无成。

我们都要调整自己的心态、合理预期,凡事都要做最大的努力、做最坏的打算。每年从报名参加考试开始,都要提前做好“3个120%”的思想准备,即:付出120%的努力、预期120%的落榜、确保120%的安全,因为“付出努力不后悔、预期落榜不气馁、确保安全不出事”。做80%考不上的打算,与100%落榜相差不大,毕竟名额有限,不可能人人录取;留有20%的希望,是留给自己一个实现愿望的机会,如果被军校录取,不能大喜过望、出乎意料,更不能乐极生悲、出现意外。相信你们都能够调整好心理状态,无论录取如何,都会保持平常心态正确对待这次考试,不会因为这次考试让自己“心理指数偏高”!

今年军队院校招生统一考试已经结束,成绩还没有出来。现在,将这封信的内容与大家分享,希望对你们有所帮助,就当是端午节前的礼物吧!

回部队以后一切都还适应吧!第二次感觉相信比第一次好,我打了一次电话给你,还是只好提笔,我想写信最能表情达意。

你第二次“复出”参加考学,心情一定十分复杂,尤其是考完后,总会关注考试的情况,这方面的消息现在是不能出来的,最迟也要到8月左右,希望你一定要安心工作,不要在考试结果上捕风捉影。我想至于如何对待落榜问题,你不会要我做思想工作吧!关于这方面,我还是想说两句。你现在要作最坏打算,俗话说:希望越大失望越大,最好在这段时间忘记考试的事情,万一考不上你也要端正态度。有信心可以再来,没有信心就复员,人生道路千万条,何必走这条路呢?警校是很多战士向往的地方,但它并不是唯一的选择

最后再次重申:不要抱太大的希望,我不是打消你的积极性,因为考试完后需要找一个合适的支撑点,毕竟从地上升到天上比从天上掉下来的感觉要好受,不是吗?

民国建成后,1912年8月,其上等官的三级便相应地改为上将、少将。其中上将对应的职务为陆军总长、参谋总长、各巡阅使等;中将对应的职务为陆海军次长和参谋次长、师长等;少将对应的职务为各部司长、督军署参谋长、旅长等。

这一时期,还有加衔制度,即当某人升到某一职务,因受军衔停年或名额的限制等原因,暂还不能晋升到与其所任职务相应的军衔,便采用加衔的方法,使其所佩军衔与其所任职务相符合。如某旅旅长、少将衔步兵上校,某总司令、上将衔中将等。

需要说明的是,不是享受加衔这个人所具有的军衔,即:少将衔步兵上校,其军衔是上校而不是少将。国民政府时期,基本上沿用了北洋时期的军衔制度,只是将上将又分作特级、二级,加衔制度也仅限于中将一级。

还有一种情况,则是职务与称号的叠加。1914年,袁世凯下令裁撤各省都督,在京师特设将军府,设上将军和将军。将军府的上将军和将军,多是已获得上将和中将军衔的高级军官,但直隶将军朱家宝、河南将军田文烈、甘肃将军张广建、新疆将军杨增新等则是文官,这是极少的例外。自1914年到1927年的13年间(中间曾有停止),共命名上将军27人,右将军3人,将军534人。

需要加以区别的是,在1916年7月6日以前,派驻各省的将军既是一种职务,也是一个称号,而在1916年7月6日以后,各省督理军务的长官改称督军,将军的命名却仍在继续,其称号也一直沿用,且范围不再限于各省军务长官,而扩大到师长、镇守使等所有高级军官,如“第十三混成旅旅长、佑威将军李炳之”“冀南镇守使、端威将军孙岳”等。

将军府将军的命名,类似于古代的封号,取能说明本人名字或与本人有关的地名中的一个字,或取能说明本人特点的一个字,或随便取一个字,加上“威”或“武”构成将军的名号。大抵来说,1916年7月以前,派驻各省的将军加“武”字,如江苏将军冯国璋为宣武上将军,山西将军阎锡山为同武将军;留驻京师的将军加“威”字,如段祺瑞为建威上将军,蔡锷为昭威将军等。1916年7月以后命名的将军,则多数都加“威”字,许多将军被不止一次地重复命名,使一人兼有两个以上名号,也有的名号被先后授予不同的将军,如王都庆便被重复命名,有植威将军、亮威将军两个封号,而得封植威将军除了王都庆外,还有寇英杰、潘文华等。到了后来,许多新命名的将军干脆不再冠以名号。对于文官而任各省将军的,给予“加将军衔”,以区别于军人出身的将军,如“加将军衔,督理直隶军务”“加将军衔,督理甘肃军务”等。

下一篇:没有了

产品分类CATEGORY

联系我们CONTACT

全国服务热线:

地 址:
电 话:
传 真:
邮 箱: